Long Vacation Diary

關於部落格
  • 418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玫瑰的天空

Day 2  Thu, May 1

到了5/1清晨,溫度還降到37.8,我本來以為應該只是太熱了,一時溫度調節不良,可是早上突然發現他的臉頰和額頭有兩顆像蚊子叮似的小痘包,我覺得不太對勁,便和小寬爸帶著她去附近的小兒科看醫生。
 
因為只有發燒和喉嚨微微發炎,大便有點稀但不算拉肚子,此外沒有其他症狀,醫生說可能是感冒,至於臉上的痘包,則可能是蕁麻疹。

為什麼感冒會長蕁麻疹?  大概是因為感冒體抗力弱,容易受病毒感染吧。

總之,醫生也不確定是什麼原因,只開了少劑量的退燒藥和整腸藥。回家後吃了退燒藥,但溫度並沒有真的降回正常值,都還是在38度上下。

這天下午從一點半昏睡到晚上七點,中間一直哭醒,必須要抱著走來走去,等睡穩一點再放回床上時又會驚醒,後來只好抱著坐在沙發上。

傍晚五六點以為他醒了,可是他卻一直大哭著叫媽媽,我對他說:媽媽抱著你啊~ 他卻一付不認人的樣子繼續哭喊,爸爸過來要抱他也不肯,帶他去照鏡子對他說:你看,媽媽在這裡。他還是繼續找媽媽。

我ㄧ度以為他中邪了,神奇的是,當我開始唸『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』時,他終於安靜了,然後又沉沉的在我懷裡睡著。

七點多醒來時完全變了一個人,馬上喋喋不休,爸爸餵他吃飯時不停講話,完全不像生病的樣子。

晚上十一點左右睡著,但一整夜的溫度依然在38度上下擺盪,並沒有回到正常溫度。

 

Day 3  Fri, May 2

小寬爸去上班了。 小寬整個早上活動力還算正常,只是常常討抱,又特別脆弱愛哭。中午餵他吃藥時還把整罐糖漿倒光光。

到了下午溫度又飆到39度,我擔心不是單純的感冒,決定再去看一下醫生。醫生說之前的退燒藥劑量比較輕,這次會開的比較多,她說沒有其他症狀不需太過擔心,也有可能是玫瑰疹,總之只要不放心就隨時回診。

傍晚餵小寬吃退燒藥時,他已經不肯乖乖配合,好在我有先見之明,跟護士小姐要了滴管,所以還是成功把藥灌了進去。

其實我不是很贊成吃退燒藥,因為強力退燒有可能會影響我們對他病情的判斷,但是看他燒的不舒服,總是不忍心,所以只在他燒超過38.5時才餵藥。

這次退燒藥的藥效約發揮了四小時,到了半夜,他又燒起來。好幾次得抱起來走動安撫才能再度入睡。

 

Day 4  Sat, May 3

清晨溫度飆到40度。 趕緊挖小寬爸起來幫我餵藥,誰知吃了退燒藥,小寬的體溫一路掉掉掉,可是到了九點多卻低溫到35.6 ,而且一路昏睡。

記得以前看過退燒過頭導致低溫的資料,說只要幫他保溫慢慢就會回升,還好到了中午十一點多就慢慢恢復正常,中餐雖吃的不多,但是能說能笑能玩。

看他恢復喋喋不休的樣子,我忍不住對他說:媽媽好喜歡看你說話的樣子喔。

傍晚開始覺得他的下眼框有點紅紅的,我對小寬爸說覺得小寬的病好像還沒好。

而他的體溫,從下午開始又從37度往下掉,一直在35-36間徘迴。

整個晚上都睡不好,睡一陣子就叫『馬媽』,嘟奶過去吸幾下會再入睡,但是沒多久又會再重複。我幾乎整個晚上都在餵奶。

 

Day 5  Sun, May 4

小寬爸一大早就起來,後來小寬醒了就自己跑出去找爸爸。我在房間聽他們在客廳的對話,就像以前的每個星期天早上那樣,小子精神奕奕,叨叨說個不停。我在刷牙洗臉時,小寬爸進來說小寬想喝ㄋㄟㄋㄟ。

『可是我覺得我好像被吸乾了耶』

『我問他喝牛奶好不好,他說好耶,可以給他喝嗎?』小寬爸要餵小寬吃喝任何東西前,總是要徵詢我的同意。

『當然好啊』

以前小寬是不肯喝牛奶的,結果這一天,他喝了半杯。

今天的重點是,小人兒不只是滿臉紅疹,連胸前都有。

難道這就是玫瑰疹嗎? 趕緊去34家複習一下阿勇得玫瑰疹的經過,覺得不太像,可是小寬好像除了體溫低一點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異常,就不太在意。

晚上入睡的狀況又極不安穩,好像很痛苦,安撫了很久才入睡。但半夜的睡眠品質比前一晚好一些。

 

Day 6 Mon, May 5

疹子退掉一大半了,但是體溫卻一直很低。中午一度低於35度,加上一直昏睡,我差點想帶他去看急診,後來想到急診室的雜亂與病毒亂竄,又想到萬一被抓去抽血亂搞一通然後發現根本沒事,孩子豈不可憐? 想想還是量肛溫確定一下,結果肛溫有36.3,加上他終於醒來(被媽媽弄醒的?) 而且醒了之後恢復小皮蛋的習性,我才放下心中大石。

接著傍晚又小睡了兩次,醒來後都馬上笑嘻嘻,想必是前幾天累壞了需要補眠,但是病毒已經慢慢消失了。
 
一夜好眠。


Day 7 Tue, May 6

滿一歲八個月。 疹子退了,早上醒來不哭不鬧,一切終於恢復正常。

 

後記:

這次的玫瑰疹,讓我體會到『對低溫的恐懼更甚於高燒』,面對孩子體溫很低時,我反而多了些不安,更體會到自己的能力是多麼薄弱,看到孩子在受苦,除了抱著他,拍拍他,對他說『可憐的孩子,媽媽知道你不舒服』之外,竟然無能為力。

還有,不要忽視『媽媽的直覺』,一開始覺得不對勁去看醫生,到後來想去掛急診又喊卡,都是來自這份『媽媽的直覺』,雖然說面對孩子的病痛謹慎一點總是好的,但是也不宜過度緊張。

 

插曲:

星期天中午,小寬出疹子了,精神也還不錯,我吃完飯後在臥盥洗台刷牙,聽到父子兩人在臥室上演了一段『看天空』的親密對話。


:你看,今天天氣很好,天空中有白雲喔
子:白雲好高喔
父:有白鷺鷥飛過去了
子:看到了!

以為他們趴在窗前看呢,結果竟然是躺在床上好不悠閒的樣子。然後...

:你看,我們這樣像不像在度假? 好像躺在海邊一樣喔。
子:好"半"(棒)喔

是啊是啊,這樣就像在度假,還真是容易滿足啊。

星期一早上,小寬在沙發上看DVD,我在餐廳吃早餐,他看著看著,突然整個身體往下滑,半躺在沙發上。

我問:小寬你在做什麼?

他回:我在看天空啊

然後又說:把拔和我一起看天空...

還真的盯著窗外的天空看耶,可見很喜歡這個玫瑰疹期間發展出來的新遊戲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